帝皇彩票|帝皇彩票网|帝皇彩票网址导航

如此就好办如此的话这个事儿就不算是太难了其

 别看对方就是个守卫,但是邓义还真就是不太敢得罪,不有那么句话吗,叫做,“宰相门前一条狗,胜过朝廷二品官”啊,当然这时候还没有这话,但是这个道理,邓义却当然不会不明白。
 
    所以他赶紧是停住了脚步,对守卫堆笑道,“是在下,在下有紧要之事要求见蔡将军!”
 
    守卫一看,原来是邓义啊,“原来是邓将军,这,好吧,既然将军有要事,那么还请稍候片刻,在下去去就来!”
 
    邓义赶紧一拱手,说道:“有劳了!”
 
    而府门口的一个守卫是赶紧去通禀蔡瑁了,剩下的则依旧是把守着太守府。
 
   
 
    蔡瑁这时候是正要上榻休息了,结果还没等脱下衣物,就听守卫来报,“报将军,邓义邓将军求见,说有紧要之事!”
 
    蔡瑁一听,就是一皱眉,心说这时候的紧要之事,难道说……
 
    “快,让他进来!”
 
    蔡瑁虽然没认为是刘备军趁夜攻城,毕竟对方攻城的话,怎么说自己也能听到厮杀声啊,不过如今泉陵城内却是没什么动静。不过虽然他不认为如此,但是邓义深夜来找自己,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儿,所以自己还不能不见。
 
    别说其人是有重要的事儿了,就算是没什么太过重要的事儿,他要来求见自己,自己都得见他一面。毕竟还是那话,如今的泉陵可就靠着他邓义和刘巴了,要不泉陵一丢,自己还不知道要躲到哪儿去呢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没一会儿,邓义就过来了,不过他可是没带着兵器来,毕竟除了是有战事之外,这来见蔡瑁,是不可能让你带着兵器来的,就算带来,也得先给没收了才行。毕竟太守府蔡瑁和刘琮都在这儿,一般人肯定是不可以带着兵器进到屋中来的。
 
    邓义进来后,赶紧是给蔡瑁施礼,“见过蔡将军!”
 
    蔡瑁点了点头,“邓将军,坐吧!”
 
    “多谢将军!”
 
    “邓将军深夜来此,到底是出了何事?”
 
    邓义一听,是皱着眉说道,“蔡将军,在下确实是有机密要事禀报将军,只是……”
 
    蔡瑁一听,机密要事?要说他可最爱听这个词儿了,因为一般一说到什么机密要事,那肯定就是自己所不知道的,而且还是特别重要的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蔡瑁再一看邓义此时这样儿,他一下就明白了,“邓将军这是?”
 
    邓义赶紧是小声说道,“蔡将军,此事只能是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邓义是做了个动作,蔡瑁一看知道,邓义那意思,这事儿只能是在自己耳边说。虽然蔡瑁认为,屋中本来就自己和邓义两人,邓义这也太过小心谨慎了。不过又一想,让他在自己耳边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 
    所以便点头说道,“好!”
 
    听了蔡瑁的话后,邓义是心中一喜,随即便靠近了蔡瑁……
 
 
第八四二章 生擒蔡瑁通刘备
 
    当邓义靠近了蔡瑁后,便作势假装在他耳边说道,“将军,其实在下这是……
 
    就在此时,却是异变突生,蔡瑁是怎么也没想到,表面上邓义是要在他耳边说话,实则已经是暗生杀机。当然了,邓义可不是要把蔡瑁给杀了,而是要让他受伤,好生擒于他。
 
    邓义可以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别说他本身武艺也不如人家,不是蔡瑁对手,就算是蔡瑁一嗓子,估计都能召来十多个守卫,然后自己一击不成,恐怕就要失去先机了。所以邓义的意思很简单,那就是让蔡瑁受伤,然后一举成擒,带着他出太守府,就万事大吉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此时的蔡瑁,他确实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邓义,这个平时看着像是人畜无害的这么个人,居然敢对他下杀手。对,在他眼里,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邓义是一边儿在蔡瑁耳边说着,同时突然是从自己怀中掏出了把匕首来。因为兵器都带不进来,所以只能是匕首了。结果当匕首在蔡瑁的身上留下了印记的时候,蔡瑁刚想大喊,却是被邓义给捂住了嘴。
 
    “蔡将军,还请配合,要不今夜就是你毙命之时!”
 
    蔡瑁一听,是吓得魂不附体啊。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啊,别看他武艺还比邓义强上那么一点儿,但是说实话,他这时候还真是不敢轻举妄动了,生怕惹毛了邓义,然后邓义头脑一热,一冲动,把自己个咔嚓了。可以说蔡瑁他可是极其贪生怕死的这么一个人,所以在他听到了邓义的话后。虽然嘴被堵着,但是却连忙点头,连身上伤口的疼痛也顾不得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邓义一见蔡瑁是如此贪生怕死,其实这也算是在他的所料之中了。而如此可以说也是正中他的下怀。如此就好办,如此的话,这个事儿就不算是太难了。其实说实话,他真是害怕蔡瑁不配合,那样儿的话,就绝对难办了。而这个,就绝对算是一个最好的情况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邓义则在蔡瑁的耳边冷笑道,“好,很好,蔡将军。咱们这便离开吧!”
 
    蔡瑁虽然是嘴被捂着,身上还有伤,并且还受人所制,被邓义是用匕首给抵着,但是他可还没老糊涂。大脑还是清醒的,并且知道自己如今危险的处境。他知道,邓义这是要把他给带走,离开太守府,那样儿的话,自己就彻底是没有机会逃脱了啊。
 
    所以他是不得不去想,怎么才能让自己平安逃脱邓义的魔爪。不过仔细一想,却是难啊,难上加难,毕竟如今是自己受制于人,属于是极其弱势的一方,哪怕就算是己方士卒都在这儿。却也都是投鼠忌器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而就在蔡瑁在想着怎么逃跑的时候,邓义已经是带着他出了屋中,结果自然是瞒不住守卫,但是邓义如今有蔡瑁本人在手。他还能怕什么。
 
    只听他一笑,说道:“几位,要是想让你们将军今夜便尸首两分,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!”
 
    果然,这话是特别有效果的,一听邓义这话,再加上看到了自己将军那副狼狈样儿,说实话,守卫确实是不敢动了,只能是跟着邓义,一步步上前,却是不敢太过逼迫于他。毕竟他们也害怕啊,万一这个邓义要真是杀了自己将军,这后果谁能承担得了。
 
    而邓义则是边走边看几人的表情,他此时说道,“好,各位还算是识时务,要不然,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而此时的蔡瑁呢,说实话,他心里是特别矛盾。一方面,他确实是不想让己方的士卒轻举妄动,因为真就不知道,要是乱动了的话,邓义会不会对自己有所伤害。
 
    但是另一方面,他却是又特别希望有这么个人物,能在邓义的匕首之下,把自己给救下来,可惜啊,自己手下却是没有这样儿的人才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此时邓义已经是带着蔡瑁出了太守府,不过他身后的士卒是越来越多,但是对此,邓义却依旧是无所畏惧,而此时从两侧却是冲出来了邓义早已安排好了的人马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